歡迎來到114ic交易網!登錄免費注冊 加為收藏
日常采購緊急采購采購商名錄
電子元器件IC熱賣型號索引現貨庫存
行業新聞經營管理電子展會人才招聘精選文摘企業新聞行業標准LED新聞
IC生產廠商電子縮略語封裝大全IC替換晶體管資料PDF資料電路圖

探訪2018CES:三成展商來自中國 中企承包人工智能館

日期:2018/1/12 9:29:12
摘要:人工智能館
關鍵詞:人工智能館

作為國際消費電子產業風向標,每屆美國拉斯維加斯消費電子展(CES) 展都吸引全球廠商云集于此,并會有特定的科技趨勢凸顯出來,指引接下來的科技發展走向。行業預測,人工智能、自動駕駛、智能家居、虛擬現實,云計算和物聯網會成為2018CES展的熱點。

  當然,CES在中國企業眼里不僅是大顯身手,提高知名度的好時機,也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重要平台。為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展會現場采訪了多家企業,試圖從它們眼中看見一個別樣的CES。

  敢于“走出去”的中國企業,在國際舞台上得到了充分的認可。美國時間1月10日上午,2018年美國拉斯維加斯消費電子展的第二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CES展現場看到,無人機、VR、智能音箱、機器人等人工智能相關主題的場館內,到處是中國科技公司的身影。更有外媒評論稱,野心勃勃的中國科技公司已占領CES。

  “實事求是地說,國內的相關AI技朮與國外還有一點差距,但是我們在應用上做得比他們好,發展速度非常之快,同時中國企業現在在海外都有大量的研發團隊。”一家在深圳和日本都設有研發中心的機器人公司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在此次展會開始之前,有一張圖表率先在朋友圈刷屏,上面顯示本屆4000多家參展商中,有482家名字中都帶有“深圳”字樣。為了更深入地了解這些在CES上參展的中國深圳企業,記者在主展區外的“Design & Source”展館(設計與采購館)找到了他們。

  CES上超過10%的深圳企業

  走進場館,“China”、“Shenzhen”等帶有中國特色的字樣隨處可見,還有企業代表穿著旗袍推介公司產品。據悉,該館是今年新增的場館,占地面積超過5000平方米,吸引了來自全球的電子消費及高科技類設計、生產制造企業。

  記者隨即被展台上的亞馬遜智能音箱echo展示吸引,這家來自深圳市芯中芯科技的CEO魯霖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公司是為亞馬遜echo國內的合作伙伴,為其提供包括藍牙、降噪、WiFi等整機的echo智能音箱模塊。

  “國內消費觀念不同,其實里面都是國內廠家組裝的,甚至一些云服務及智能解決方案的軟件都是國內提供,但是成品仍賣不上價格。”第一次來參展的魯霖對記者表示,展館的產品大同小異,看下來語音識別國內技朮比國外的好。

  一位來自東莞生產智能皮具產品的負責人告訴記者,這個展館都是亞洲企業,除了几家韓國企業外,剩下的都來自中國。公司一直做皮包出口,這兩年開始做無線充電錢包等產品,希望走出來找一些機會。

  據現場工作人員介紹,此次入駐CES采購館的中國商家超過500余家,“中國制造之都”東莞也有多達78家廠商參加,北京、廣州、寧波和上海分別有44、42、35和30家參展商。

  一家來自蘇州的機器人公司,因為展示了5台可操作體驗的機器人,引來了眾多外國參觀者的駐足,他們通過人臉識別、觸碰等方式體驗著來自中國的人工智能產品。

  據了解,這家已經在新三板挂牌的公司很早就走出國門,在日本和深圳都設有研發中心。記者也注意到,其售賣的某款服務機器人僅4000美元,外國市場同類產品是其價格的兩倍。

  “不管是智能音箱還是機器人,都是數據和流量的最好入口。”在現場的蘇州穿山甲機器人公司董事長宋育剛對記者表示,要快速打開市場,推動行業發展,最終還是軟硬件結合的競爭。

  以“中國速度”挑戰世界

  過去有些中國展商可能不敢“走出去”,但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都希望去開拓海外市場。不過記者也注意到,以來自深圳企業為主的展館內,展出的產品還是多以無線充電寶、耳機、智能音箱、手機殼為主的電子周邊產品,但主展館的情況與之相比就大不相同了。

  記者在CES展現場注意到,無人機、VR、智能音箱、機器人等人工智能相關主題的場館內,到處是中國科技公司的身影。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無法看出展台內帶有任何“中國色彩”的痕跡,展示的產品也趨于高端主流。

  “在AI領域,中國企業完全是趕超的,中國科技公司在海外都有研發中心,越來越重視人才和創新。”記者在南區展館內遇到臻迪科技CEO鄭衛鋒,在他看來,中國企業的地位正在發生變化,在互聯網時代可能感受不到,但在智能化時代,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敢于在高端產品和國際市場上發力。

  由于在澳大利亞、美國、歐洲等地區布局研發中心,臻迪全球化明顯,展區內沒有任何中文標識,其展出的Power系列水上和水下機器人目標受眾以海外為主。但另一方面,選擇另辟蹊徑的小眾垂直市場,發展也存在局限和風險性。

  “數碼相機、智能手環、智能手表,現在看來都能被智能手機所取代,但是天上的無人機和水下機器人都是智能手機無法代替的,是新工具。”在鄭衛鋒看來,2016年無人機洗牌,2017年VR行業泡沫,2018年可能就是AI相關企業的波動。跟風模仿的都會倒下,最終只會留下真正具有創新精神的中國企業。

  據外媒報道,今年的CES展几乎成了中國科技公司的戰場。數據顯示,超過三分之一的參展廠商都來自中國,它們均野心勃勃。

  對此,CES主辦方美國消費技科協會(CTA)主席兼CEO Gary Shapiro表示,中國參展商數量之多,在部分媒體看來,“達到了令包括美國本土參展商在內的眾多國外廠商震驚的水平。如果我們要想保持在世界創新前沿,就必須和中國這樣的國家結成強大的合作伙伴關系。”

  在鄭衛鋒看來,中國科技公司如今在全球市場取得的成績與其勤奮努力密不可分。“中國人太拼了,大部分公司每周平均工作時間80個小時。”此前,百度Apollo平台研發負責人王京傲在硅谷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也從側面印証了該說法。

  “北京和硅谷時差16個小時,研發中心工作時間是晝夜相接的。”根據王京傲介紹,百度Apollo每天的工作日常是,在北京研發然后馬上在硅谷測試。測試結果出來后,硅谷又上班了進行研發,之后在北京測試。“可以說是晝夜兼程,爭分奪秒。短短半年內,Apollo創下了自動駕駛界的‘中國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