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114ic交易網!登錄免費注冊 加為收藏
型號索引電子元器件現貨庫存IC熱賣
緊急采購日常采購采購商名錄
行業新聞經營管理電子展會人才招聘精選文摘企業新聞行業標準LED新聞
IC生產廠商電子縮略語封裝大全IC替換晶體管資料PDF資料電路圖

進入"令和"時代,日本半導體如何找回失去的二十年?

日期:2019/5/18 9:44:37
摘要:日本的半導體產業,全球前十的半導體廠商名單已經沒有日本廠商。而在1993年統計名單上,日本十中占六,NEC更是僅僅咬住全球霸主英特爾。此后,正如我們所知的,日本半導體產業每況日下,所以1993年被日本人成為“厄年”,也就是“失去的二十年”的開端。

關鍵詞:半導體

2019年5月1日,日本正式進入“令和”時代。“令和”是日本歷史上的第248個年號,出自《萬葉集.梅花歌卅二首并序》中的“于時初春令月,氣淑風和”, 官方的英文翻譯為“Beautiful Harmony”。

日本每一任天皇的退位和即位,都帶有明顯的時代特征。裕仁天皇時代的“商業戰士”,明仁天皇時代的“平成倒退”。現在進入了德仁天皇時代,日本能否走出衰敗,重回高速發展的軌道,這是日本人的期待。

明仁天皇是日本第一位“生前退位”的天皇,在其在位的30年里,日本經歷經濟泡沫破裂、地震、核泄漏、水災等不幸。此外,“平成”時代也被很多學者定義為“失去的二十年”。這種說法源于池田信夫的《失去的二十年》,他從日本的現狀、歷史、經濟學角度出發,分析了日本經濟停滯二十年的原因。

在日本“失去的二十年”里,半導體產業也沒有幸免,多艘日本巨輪擱淺。進入“令和”時代,日本半導體還有崛起的希望嗎?

“逃掉的都是大魚”

小標題這句話來自于西條都夫的文章《日本半導體行業沒落的四個原因》,這里面的大魚特指日本半導體企業。

如果非要找一句話作為日本半導體企業的“座右銘”,那么筆者想來下面這句最合適不過,“不要瘋狂地迷戀哥,哥只是一個傳說。”這個傳說久遠到上個世紀,也就是“失去的二十年”之前。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期全球半導體產業轉移。1976-1979 年在政府引導下,日本開始實施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超大規模集成電路的共同組合技術創新行動項目(VLSI)。參與企業包括日立、 三菱、富士通、東芝、日本電氣。一直到1990年這段時間,都是日本半導體產業的輝煌時刻。1990年的統計數據顯示,日本半導體產業總值在全球占比為49%,半壁江山都在日本的手里。

可是到了2018年,我們再看日本的半導體產業,全球前十的半導體廠商名單已經沒有日本廠商。而在1993年統計名單上,日本十中占六,NEC更是僅僅咬住全球霸主英特爾。此后,正如我們所知的,日本半導體產業每況日下,所以1993年被日本人成為“厄年”,也就是“失去的二十年”的開端。

其實,參考IC Insights此前發布的研究報告,美國半導體“失去”的又何止二十年呢?

進入“令和”時代,日本半導體如何找回失去的二十年?

從圖片上可以看出,過往的近30年里日本半導體可謂是江河日下。

當東芝從2018年榜單消失之后,索尼和半導體材料成為日本半導體最后的”遮羞布“。

日本半導體行業沒落的四個原因

日本的衰敗,亦或者是日本半導體的衰敗,不僅僅是日本人自己在琢磨,很多非日本國籍的人也在研究,也有像池田信夫和川端康成一樣著書立說的。

總結起來看,日本半導體衰敗的原因如下:

組織和戰略的不恰當

也就是說日企一直沿用的業務孵化這個方法已經不符合現今這個時代,眼前剩下的半導體企業都是由電子產品公司下屬業務部門而來,起步階段就跟不上創新的速度。

同質化、窩里斗

日本半導體昌盛時期,企業提供的都是面向大型電腦用的半導體器件,那個時代只有美日有,日本靠著價格低廉占據近半市場是合情合理的。不過隨著筆記本電腦普及,日本企業創新更不上,只能同國企業打價格戰,爭奪日漸縮小的市場。

重技術、輕營銷

日本人近乎偏執的認真讓其在高精領域占據了優勢,這方面諾貝爾獎獲得者人數就是力證,本世紀至今,算上外籍的日本人,已經有18位日本人獲得諾貝爾獎。可見日本對于技術和教育是非常重視的。但是,日本人不善于營銷,可能嚴謹本身就是產品包裝的枷鎖。

過于強烈的自給自足主義

這個定義于人、于企業都是適合的,日本太多高端人才從學校出來就帶有自給自足意愿,失敗對于他們而言后果是恐怖的,保守才是正途。在企業端,日本公司對于收購并不熱情,內部創新又怎么能比得上萬眾創新?

上述這些因素在離我們最近的案例里面都一一應驗了,“反面教材”就是東芝。如何將百年巨輪開成一片風雨飄搖的扁舟,東芝”錯誤“地演示了一遍。

“令和”時代日本半導體的出路在哪里?

我們上面說了,日本在半導體最后的榮耀就是材料和索尼。

從當前的局勢來看,日本在半導體材料領域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在硅晶圓、光刻膠、鍵合引線、模壓樹脂及引線框架等重要材料方面占有很高份額,過半的市占比也很好地說明了這一點。信越、SUMCO(三菱住友株式會社)、住友電木、日立化學、京瓷化學等幾乎壟斷了半導體材料市場。

而索尼則在全球熱門的CMOS圖像傳感器市場占據過半的市場,2018年市場份額為51%。隨著智能手機攝像頭不斷增加,以及安防攝像頭和汽車攝像頭的需求增長,索尼的業績可預見會出現一波強周期。也有望帶動光敏二極管和光電耦合器等基礎器件的增長。

每一次面對大的變化,日本半導體企業總是會慢上半拍,面對不確定性,日企比絕大多數其他國家的廠商都更無所適從。那何不就搞短期內不巨變的產品呢?材料是確定的,CMOS圖像傳感器是確定的,MLCC也是確定的……一點點控制這些確定的、更新迭代慢的元器件市場,這對拘泥于技術自給自足的日本企業或許更適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