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114ic交易網!登錄免費注冊 加為收藏
型號索引電子元器件現貨庫存IC熱賣
緊急采購日常采購采購商名錄
行業新聞經營管理電子展會人才招聘精選文摘企業新聞行業標準LED新聞
IC生產廠商電子縮略語封裝大全IC替換晶體管資料PDF資料電路圖

決戰5G:美國為什么跑不贏中國?

日期:2019/6/12 11:24:37
摘要:美國無線通信和互聯網協會(CTIA)的報告稱,在5G準備就緒的程度上,美國過去一年已經領先于韓國,與中國并列第一。

關鍵詞:5G、芯片

2018年4月12日,FCC進一步宣布兩項計劃,以加快5G網絡建設:

(1)自2019年12月10日起,美國將啟動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頻譜拍賣行動,總共涉及37GHz、39GHz和47GHz頻段的3400M頻譜資源。

(2)將成立一個資金規模204億美元的"鄉村數字機遇基金",用于支持將來十年的鄉村寬帶網絡發展,推動高速寬帶網絡鋪設到美國鄉村的400萬個家庭。

5月20日,FCC宣布,支持美國第三大運營商T-Mobile和四大運營商Sprint進行合并,以加速美國5G網絡建設。

美國無線通信和互聯網協會(CTIA)的報告稱,在5G準備就緒的程度上,美國過去一年已經領先于韓國,與中國并列第一。

除此之外,自阿基特·帕伊上任至今,特朗普政府已對中興、華為等多家中國企業展開狙擊,FCC也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否決了中國移動國際有限公司美國子公司的214牌照申請。

這方面的報道已經很多,這里不再展開。

但毫無疑問,為了爭奪美國在5G時代的主導權,特朗普政府已經使盡了解數。

那么,機關算盡的特朗普和阿基特·帕伊,為何依然注定不會成功?

先來看移動通信最核心的生產資源,頻譜資源。

在中國,頻譜資源是由政府分配給運營商,而美國需要運營商通過拍賣獲取。

因此,美國運營商要提供5G服務,首先必須花費數十億甚至數百億美元用于購買頻譜。

這部分成本,加大了運營商建設網絡和推行普遍服務的難度,最終還會傳遞給用戶,推高5G使用成本,影響5G的商用推廣。

在此之前,2015年AWS-3頻譜拍賣,運營商支付了440億美元,2017年600M頻段拍賣,運營商支付了約200億美元。

更重要的是,包括中國和歐盟在內,在當前階段,全球普遍是以Sub-6為發展5G的主要頻段。

只有美國,聚焦于覆蓋范圍更小、建網密度更大、且產業目前還不夠成熟的毫米波頻段。

其原因在于,美國的Sub-6頻段已經被政府和軍方占用,無法用于5G。雖然美國國防部也已計劃騰退中低頻段,但這一工作至少需要3~5年才能完成。

所以,相對中國,美國發展5G的建設成本更高、技術挑戰更大,網絡的規劃、建設與維護也更復雜艱難。

反觀中國,不但已經優先通過Sub-6頻段啟動5G發展,更在最近下出了一步極具戰略意義的妙棋:為廣電發放5G牌照,從而將700M頻段納入5G發展的頻譜資源池。

這意味著,中國未來將可以通過700M頻段來低成本地完成5G廣覆蓋,再通過中高頻段來實現熱點地區的深度覆蓋,從而更好地兼顧成本和用戶體驗。

中美頻譜資源的優勢差距,因此進一步拉開。

再看一下產業鏈。

在5G標準必要專利方面,根據IPLytics分析統計,截止2019年3月,中國廠商已申請的全球主要5G標準專利數量占比為34%,遠遠高于韓國的25%,以及美國和芬蘭的各14%。

更重要的是,包括系統、芯片、設備、終端、測試在內的產業鏈所有主要環節,都有中國公司參與,并達到商用水平。

目前,全球能夠提供完整端到端的5G解決方案的設備商,也只有中興和華為兩家,都是中國公司。

在5G終端方面,OPPO、vivo、中興、華為、聯想、小米等中國廠商,都已經正式發布并向運營商交付首款5G商用手機。

此外,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4張牌照兩張網"等體制創新,中國既節約了5G的網絡建設成本,也重塑運營商競爭格局,讓廣電、BAT等多方力量,更深入地加入到了5G的產業推進之中。

而美國雖然在集成電路、系統等產業鏈上游占據優勢,但卻缺少制造5G網絡設備的公司,不得不高度依賴諾基亞、愛立信和三星等少數公司,5G的建網成本和運營成本都將高于中國。

這種短板,只能依靠企業自身發展,無法通過國家力量揠苗助長。但美國目前還沒有任何企業,能在這個領域展現出爭雄之力。

所以,美國做了一個飲鴆止渴的短視選擇:既然無法在短期內通過建設自身扭轉局勢,那就通過"定點核打擊"來破壞中國的產業鏈,期望將中國拉低到相近水平。

但這樣簡單粗暴的流氓行為,已經遭遇了華為、中國乃至全球業界的強大阻力。尤其是"備胎計劃"的充分準備,令特朗普已經徹底失去了"摧毀華為"的可能性。

反而是美國,因為對國際技術合作和商業合作規則的肆意破壞,自身產業的開放道路,必將越走越窄。

與此對應的是,中國仍然堅持與國際廠商的開放合作,在全球范圍內得道多助,不斷發展壯大。

一進一退之間,未來格局,差距日甚。

在通信基礎設施方面,美國與中國的差距同樣巨大。

據工信部數據披露,截至2018年底,中國4G基站總數為372萬個,超過全球其他所有國家的總和。

而在美國,這一數字不足30萬個,不到中國的1/10。

中美如此巨大的差異,一個重要原因在于:

作為國資企業,中國運營商承擔了大量的社會責任。其中重要一項,就是"村村通"的通信普遍服務。

而美國運營商都是私有企業,都是以盈利為目的,缺乏普遍服務的義務與積極性,所以無論廣度還是深度,其通信基礎設施建設都遠遠落后于中國。

更重要的是,這個差距未來仍將持續存在。

目前,FCC已經通過"鄉村數字機遇基金"來提升運營商積極性,并出臺相關政策推進基站建設。

但是,偏遠地區的普遍服務,是一項需要多行業共同推進的,極其艱巨、復雜的系統工程,遠非一個杯水車薪的基金就能扭轉,也遠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夠完成。

以中國的"村村通"工程為例,這個全世界規模最大的農村改造項目,從1998年開始,前后歷時20年,圍繞公路、電力、生活和飲用水、電話網、有線電視、互聯網等多個領域全面推進,僅工程總投資就超過1萬億人民幣。

這些各個領域的"村村通",形成了多維度的相互促進拉動。比如,交通的村村通,促進了其他工程的村村通,而電力的村村通,又成為通信、電視和互聯網村村通的重要前提。

即使如此,在上至國務院和工信部,下至運營商和各級政府的持續推進下,中國也是直到2018年1月,才全面實現了100%"村村通電話、鄉鄉能上網"的通信發展規劃目標。

而現在,美國如果沒有其他基礎設施領域的協同推進,僅僅在個別垂直行業施展力度有限的刺激手段,將很難帶來規模性的實質改善。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很多美國農村地區的小運營商,都曾大量采用華為設備來部署網絡,在美國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后,這些運營商的業務也已經受到巨大沖擊。這也將影響美國后續的普遍服務推進。

反觀中國,通過鐵塔公司統談、統簽、統建,運營商平等接入、共建共享,最終構建起了一個技術多樣、主體多元、模式創新的通信基礎設施供給格局,進一步加快了5G建網的速度,降低了5G建網的成本。

比如,在成都環球中心,中國首個三家電信企業共建共享的5G站點,僅用了1周時間,就完成了配套施工和設備開通工作,較傳統宏基站建設模式縮短周期近60天,并為節省了單站超過45萬人民幣的建設投資和租金。

按照賽迪預計,在未來5年,中國將至少建設1140萬個5G基站。這意味著,僅僅是鐵塔共建共享模式,就將為中國節省千億級規模的5G網絡建設投入。

(2019年3月14日,廣州,一座實際使用中的共建共享鐵塔)

據官方數據,鐵塔公司成立以來,4年多來建成220多萬4G站址設施,新建鐵塔共享率已提升到75%。

目前,鐵塔公司還擁有195萬個自有存量站址,并統籌社會資源,在全國儲備了超過1000萬個站址資源。這些資源未來都將全面服務于5G基站建設,乃至路燈、通信、交通、治安等多公眾智慧服務的集中部署。

當然,FCC此前也已經制定了新規則,要求將5G的網絡設備附著到公用電線桿上,以降低成本并加快5G部署的進程。

但是,由于美國各州政府都擁有獨立的法律和行政權力,且土地以私有為主(私人所有的土地占國土面積58%),所以美國運營商的通信基礎設施建設推進,無論復雜度、成本還是周期,還是會遠遠難于中國。

驅動一個產業發展的根本,是用戶,是市場,是需求,是生態。

在這方面,美國也并不占優。

如果回歸本質,5G就是一條性能比4G更好的信息高速公路,但它本身不會創造巨大價值。

5G的核心價值,在于與人工智能結合后,對軍事,對工業,對醫療、對教育、對智慧城市等各個產業升級轉型帶來的價值拉動。

換句話說就是,任何一個國家的5G發展,都不會是孤立的,而是會與整個國家的物流、資金流、信息流乃至各個產業深度融合,協同發展。

而我們看到,在很多關鍵環節,美國都已經落后于中國。

比如資金流。

中國用戶已經通過二維碼,通過指紋和面部識別鑒權,通過支付寶和微信,建立起了普遍的無卡支付環境。而時至今日,美國用戶還更習慣于使用信用卡。而這個環節的弱勢,影響了網絡消費閉環的打通。

比如物流。

中國的EMS、順豐、四通一達、京東物流等平臺,已經建立起一個年包裹投遞達490億件,甚至能實現"晚上下單早上遞達"的超級物流體系;滴滴、美團、摩拜等O2O平臺也在各個垂直領域,建立起了完善的線下服務生態。

而在美國,即使是最強大的聯邦速遞,物流的規模、效率和服務質量,都已經被中國企業拉開距離,O2O線下服務的生態更是遠未成熟。

比如,在制造和消費領域,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產業集群和內需消費市場,并已經成為全球科技產品和服務一個重要的創新策源地。而美國在陷身產業"空心化"困局同時,用戶對創新業務的接受程度,也已經落后于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國家。

比如,人工智能的發展,需要海量的數據來培訓算法,而中國更繁榮的移動互聯網生態,讓中國擁有了比美國規模更大、維度更廣的海量數據資源。

而在5G時代,以上每一個綜合因素,都將成為影響5G產業發展推進的變量。

如果說,5G產業的競爭是一盤棋,那么,棋局的勝敗,已經不僅僅局限在棋盤之內。

而在這些方面,與中國相比,美國已經有全方位的,系統性的落后。

這種全方位的落后,不是特朗普喊幾句口號,發幾條推特,阿基特·帕伊制定幾項計劃,出幾條政策,就能提起來的。

這些問題已經遍及美國的政治體制、所有制、企業實力、用戶習慣等各個環節,令美國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實現追趕和超越。

即使美國可能通過天地一體的衛星鏈等方式,在全新的維度上爭奪未來通信的主導權,但那都是在更遠的6G時代才會真正落地的遙遠博弈。

至少在特朗普的任期內,至少在5G階段,如果美國想要通過與中國對抗,來獲得更大產業的主導權,那必然只會以失敗告終。

所以,回到我們最初的觀點,正如工信部6月6日在5G牌照發放時的表態,"5G標準是全球產業界共同參與制定的統一國際標準",這個代表人類在通信領域最先進生產力的技術體系,是由來自全球40多個國家和地區,超過660家成員公司和機構,乃至更多國際力量共同推動的,為了全人類未來的更美好生活而共同完成的。

面向未來,中國也還是會繼續秉持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理念,與全球產業界攜手推進5G發展,"一如既往地歡迎國外企業積極參與我國5G網絡建設和應用推廣,繼續深化合作。"工信部說。

在這個過程中,在5G領域,中國同樣是不愿戰,但也不怕戰。我們心懷最好的期許,但也做好了最壞的準備。

面對這樣的必輸形勢,特朗普還能一意孤行多久呢?

而就在昨天,據路透社6月10日報道,白宮"管理和預算辦公室"代理主管沃特已經致信美國國會,要求將限制中國華為的措施延期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