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114ic交易網!登錄免費注冊 加為收藏
型號索引電子元器件現貨庫存IC熱賣
緊急采購日常采購采購商名錄
行業新聞經營管理電子展會人才招聘精選文摘企業新聞行業標準LED新聞
IC生產廠商電子縮略語封裝大全IC替換晶體管資料PDF資料電路圖

山東集成電路風險仍存,"芯"酸路程堅持前行

日期:2019/10/9 11:12:30
摘要:2019年注定是屬于集成電路的一年。2018年中興事件不過是一個觸發點,2019年的華為事件讓中國人的芯片之痛再一次發作。大國夢不僅需要資本和模式的不斷翻涌,更需要這種關鍵性實業的支撐。

關鍵詞:集成電路

芯思想研究院特此推出《造芯記》專欄,回顧中國各省的晶圓制造業歷程,設計和封測均一筆帶過。

今天要說的是山東省。山東省簡稱“魯”,2007年以來GDP一直穩居第3位,是中國北部最大的經濟重鎮。山東傳統制造業規模龐大,對鋼鐵、煤炭、化工產業依賴度較高。山東,是我國由南向北擴大開放、由東向西梯度發展的戰略節點,在全國發展大局中具有重要地位。

山東的轉型升級,關乎整個北方經濟的發展。

自2018年1月國務院正式批復山東為全國首個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以來,雖然山東新舊動能轉換已全面起勢,但仍有一些難題待解。一些地方在“騰籠換鳥”過程中,“騰籠”辦法不多,“舊籠”難舍,“換鳥”手段欠缺。對此,山東省提出:不懼涅槃之痛,就一定能實現浴火重生。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在于思維方式的轉變,需要思想大解放。

全國GDP排名第二的江蘇省是我國傳統的集成電路大省,2018年集成電路產業規模超過1900億,而僅無錫市就超過1000億。全國GDP排名第一的廣東省集成電路產業規模也超過1000億,僅僅深圳市的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就達接近900億。

作為全國GDP排名前三的省份,山東在集成電路產業上的發展埋深滯后。為此山東省政府近年來一直在關注集成電路產業,集成電路產業作為賦能型產業,也是信息技術產業的核心,山東期待發展集成電路產業。

在2014年《推進綱要》的帶動下,全國各地都在大干快上集成電路項目。各地規劃興建的12英寸和8英寸集成電路生產線超過40條。于是山東越來越有“坐不住、等不起”的緊迫感。

回顧山東集成電路發展,山東在集成電路制造產業領域可謂是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

“芯”痛

晶圓夢想一直在山東人心間縈繞,有專家給出了藥方,和北京、上海錯位經營,不要和京滬硬碰硬,山東不妨在家用電器芯片上做文章。

山東的造芯歷史可以追溯到2002年。當時在18號文的帶動下,我國掀起了一波集成電路建設高潮。

2002年秋天,濟南信博會期間傳出消息,濟南高新區與臺灣華慧控股有限公司簽訂了一項兩億美元的協議,華慧要在高新區投資兩億美元建設一個晶圓廠,近期目標是6英寸,遠景打算是8英寸。最后發現華慧控股只是一個臨時拼湊、子虛烏有的空殼公司,最后大家都諱莫如深。

在濟南上馬晶圓制造線的同時,山東各地包括青島、煙臺、東營都開始了集成電路大躍進。

2003年1月,泰國正大集團、韓國海力士和臺灣美祿科技計劃在青島投資2.55億美元建設一條月產能30000片8英寸集成電路生產線。目標市場主要定位于家電、IC卡、智能卡、顯示器驅動的集成電路,并選擇作為海爾合作伙伴。項目初期規劃是從海力士引進舊的8英寸生產線,

2005年12月號稱來自美國的森邦集團(SchaumBond)在煙臺注冊成立了瀧芯宇通(煙臺)集成電路有限責任公司,一期投資12.6億美元,計劃建設一條月產能30000片8英寸0.25-0.18微米集成電路生產線。該項目通過國家環保總局的環評審批,也得到國家發改委的核準。并規劃二期上馬12英寸集成電路生產線。2007年8月筆者曾親赴工地調研,除了圈了一片地,搞了個圍墻,有幾臺挖掘機,大約有100個工人在工地干活。最終廠房也沒有建設起來,最后無疾而終。

2007年1月,森邦集團改頭換面,以加州儀器有限公司的名義在東營注冊成立東營中聯國際集成電路有限責任公司是由美國森邦集團建立的外商獨資企業。項目總投資額約46億人民幣,計劃建設一條月產能30000片8英寸0.13微米集成電路生產線,主要提供電源控制、液晶驅動、閃存內存、計算機和通信芯片的代工服務。2010年1月,中聯國際項目主廠房順利封頂,也從英特爾購買了部分8英寸設備。由于種種原因,項目最終停止。2011年,筆者也曾和相關接盤方親赴工廠,看到一堆雜亂堆放的設備,最終由于某些因素,接盤方放棄。2019年1月24日上午,山東省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山東省人大常委會原委員、內務司法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張建華受賄、濫用職權案,在起訴書中指揮,2006年9月至2011年2月,在美國森邦集團公司8英寸集成電路芯片項目引進及建設過程中,張建華作為東營市代市長、市長,違反相關規定,濫用職權,造成財政損失,情節特別嚴重,并造成惡劣社會影響,應當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這好像是第一個在起訴書中涉及集成電路項目的一個案例。

雖然山東的集成電路項目發展一路受挫,但山東人民越挫研勇,山東省對集成電路布局并沒有絲毫停滯。

2008年,山東政府提出要建設一座12英寸晶圓制造工廠。為此,山東省高新技術投資有限公司、濟南高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聯合浪潮電子信息產業股份有限公司合資成立山東華芯半導體有限公司(SinoChipSemicon),計劃并購德國存儲器芯片巨頭奇夢達。盡管最終的收購主體為奇夢達西安研發中心,與傳言相比大幅縮水,但看得出山東省的決心。

盡管山東人民爭強好勝,但在眾多的造芯運動失敗后,山東似乎感到了迷茫和困惑。

“芯”動

2006年4月,山東省發布《山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加快發展我省集成電路產業的意見》,以促進山東省芯片產業的發展。該《意見》規劃了兩個方面的重點:一是集成電路設計,二是原材料生產。

2008年濟南成為全國第八家集成電路設計產業化基地以來,得到了各級領導、業內專家的關注和支持,從而驅動整個山東集成電路產業發展。

集成電路設計方面,主要集中在濟南、青島、煙臺,產品特色突出。濟南擁有世芯電子、華芯半導體、概倫電子、高云半導體等數十家集成電路設計企業,世芯電子是臺積電全球七大VCA價值鏈整合供應商之一;華芯半導體的安全存儲控制芯片具有相當水準;概倫電子自主研發世界一流水平的半導體工藝器件建模平臺并占據相當市場份額;高云半導體的FPGA芯片已經上市。青島在傳感器、專用集成電路設計方面具備一定國內比較優勢,展誠科技的后端設計服務能力,為客戶提供超過3000個版圖設計,是多家代工公司的合作客戶。煙臺市艾睿光電的非制冷紅外成像芯片在國內處于領先水平。

封裝測試方面,細分領域優勢較為明顯。盛品電子是國內少數擁有MEMS智能傳感器封裝制造核心技術的企業,是華為、紫光等龍頭企業的快速封裝服務商;淄博美林、威海新佳等一批電力電子生產企業在功率半導體封裝測試和生產領域具備較好基礎;淄博的智能卡封裝測試產品市場占有率居全國前列,聚集了山鋁電子、凱勝電子、泰寶防偽等一批IC卡封裝測試企業和射頻識別(RFID)生產企業。

裝備材料方面,形成了良好的發展基礎。芯微半導體的擴散爐在8英寸和6英寸市場有相當競爭力;聯盛電子的濕法清洗設備也開始進入半導體高層;山東天岳研發的碳化硅材料打破國際壟斷;煙臺魯鑫貴金屬和科大鼎新的鍵合絲占有一定市場份額;有研科技在德州投資建設8英寸、12英寸硅片規模化生產基地;德邦科技的高分子界面材料、萊蕪金鼎的覆銅板等也在國內占有重要地位。

仔細梳理下來,山東在集成電路產業鏈的布局上好像缺少點什么。是的,缺少晶圓制造。趕工2017年底,山東只有少數幾條的6英寸及以下的小尺寸生產線,包括濟南晶恒、強茂電子,還是以分立器件為主。

再造“芯”

從2014年《推進綱要》發布和大基金成立以來,全國各地都掀起了集成電路造芯運動。合肥投資建設長鑫(DRAM制造)和晶合;武漢在新芯和長江存儲的基礎上,又引入了弘芯;南京引進了臺積電;無錫打造華虹第二基地;廣州投資建設粵芯;成都引進了格芯、紫光;廈門引入了聯電、士蘭微;重慶則引進了萬國半導體、華潤微電子;甚至就連一些三線四線城市都在搞造芯運動,如晉江投資晉華集成,淮安引入德淮、時代芯存,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極大的刺激了山東。

山東省集成電路產業面臨著產業基礎薄弱、投入不足、重大項目偏少等問題。山東心想,想我大山東乃是國內第三大GDP省份,竟然沒有一條12英寸晶圓生產線,叫我大山東怎么對得起千年老三的位置。

2018年11月出臺的《山東省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專項規劃(2018-2022年)》已將其作為一個補短板的核心領域進行重點突破。山東省將按照“先兩頭(設計、封裝測試)、后中間(制造)”的思路,鞏固材料環節優勢,壯大設計、封裝測試環節,全力突破制造環節,打造集成電路“強芯”工程。提出到2022年,培育3-5家集成電路龍頭企業,20家具備較強競爭力的細分領域領軍企業。

于是乎,2018年在山東新舊動能轉換思想指引下,在專項規劃的護航下,強勢開始了第二輪造芯運動。在2019年6月發布的山東第二批新舊動能轉換項目中,芯恩(青島)集成電路有限公司協同式集成電路制造(CIDM)項目、青島城芯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12英寸模擬半導體芯片項目、泉芯集成電路制造(濟南)有限公司集成電路制造項目、濟南富元電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高功率芯片產業園項目赫然在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