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114ic電子網!登錄免費注冊 加為收藏

歐洲半導體三巨頭的糾葛與關聯

日期:2020/8/1 10:27:37
摘要:半導體、英飛凌、恩智浦三家半導體企業先后從其母公司獨立或重組之后,直到今天,一直是撐起歐洲半導體產業面子的“三巨頭”。

之所以被稱為“三巨頭”,是因為自 1987 年以來,三家幾乎從未跌出全球半導體企業 20 強,雖然排名有調換,但都沒掉隊。當然也再沒有新興的歐洲半導體企業進入這個頭部榜單。

如今,在全球半導體市場中,這三巨頭主要選擇了工業和汽車等 B 端芯片市場,而避開了競爭激烈的移動終端及電腦等消費級芯片市場。

這就讓芯片產業之外的人很少有機會聽到三巨頭的名聲,也自然很少了解這三巨頭在全球芯片市場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三家當下的競爭格局和未來可能的發展前景。

那么,三巨頭之間有哪些糾葛和關聯?各自有哪些優勢?順著這些問題我們接著討論下去。

三巨頭的并購“排位賽”

由于三巨頭將市場都定位在 B 端芯片市場,三家各自的技術和產品自然有重疊,因此不可避免會出現激烈的競爭。而在近幾年三巨頭的發展過程中,大規模并購其他半導體企業和技術公司,成為能夠快速趕超對手的“常規”手段。

在 2018 年,曾傳出“英飛凌試圖收購意法半導體”的消息,最后可能因為法國政府的阻撓而告吹。甚至早在 2007 年,還有“意法半導體要收購英飛凌”的傳聞。可見三巨頭相互之間覬覦對方已久。

而三巨頭的關系中,英飛凌和恩智浦的競爭最為激烈,雙方都在汽車半導體領域深耕多年,且排名接近。2015 年,恩智浦以 118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美國的飛思卡爾半導體(Freescale Semiconductor),成為當年的天價收購案。完成此次收購后,恩智浦成功進入全球半導體廠商前十的行列,成為全球最大的車用半導體制造商,并且成為車用半導體解決方案與通用微型控制器(MCU)的市場龍頭。

經此一戰,英飛凌雖然在汽車半導體市場略占下風,但也沒有停止并購擴張的腳步。為鞏固其在功率半導體的領先地位,英飛凌在 2015 年率先以 30 億美元現金并購美國國際整流器公司;又在去年 4 月,宣布以 100 億美元的價格完成對美國賽普拉斯半導體公司的收購。

賽普拉斯半導體的產品,包括微控制器、連接組件、軟件系統以及高性能存儲器等,與英飛凌當先的功率半導體、汽車微控制器、傳感器以及安全解決方案,形成了高度的優勢互補,雙方將在 ADAS/AD、物聯網和 5G 移動基礎設施等高增長應用領域,提供更先進的解決方案。

簡單來說,英飛凌的目的仍然是要加強汽車半導體產品的實力,試圖超越恩智浦的汽車半導體業務。此外,英飛凌在 MCU、電源管理和傳感器芯片方面超過或接近意法半導體。

去年幾乎同時,恩智浦又以 17.6 億美元收購美國美滿電子(Marvell)的無線連接業務,主要產品線是 Marvell 的 Wi-Fi 和藍牙等連接產品。通過這一收購,恩智浦可以更好補強其在工業和汽車領域的無線通信實力。

相比之下,過去幾年意法半導體在并購市場的動作較少,但也并非沒有。2016 年 8 月,意法半導體宣布收購奧地利微電子公司(AMS)的 NFC 和 RFID reader 的所有資產,獲得相關的所有專利、技術、產品以及業務,以強化其在安全微控制器解決方案的實力,在移動設備、穿戴式、金融、身份認證、工業化、自動化以及物聯網等領域的發展提供技術支持。

在 2019 年的 TOP15 半導體市場排名中,來自歐洲的三家企業只能排在 12-14 位。恩智浦收購飛思卡爾的紅利已經消失。而英飛凌收購賽普拉斯之后,兩家營收加起來,會使得英飛凌大幅提升排名進到前十名當中。

從半導體產品形態來看,英飛凌、意法半導體和恩智浦,都是模擬芯片或模數混合芯片企業。從近幾年的產業趨勢來看,模擬芯片產業的集中度不斷提高,而且模擬芯片企業的并購重組主要發生在美國和歐洲之間。從恩智浦和英飛凌收購的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其對模擬和模數混合芯片廠商的并購,而且標的幾乎全部來自美國。

一方面說明美國模擬芯片整體的數量和實力都很強,一方面也能看出全球模擬芯片企業發展進入一個相對穩定發展的階段,如果想要打破平衡,取得快速發展,并購重組和強強聯合就成為一個直接有效的手段。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和歐洲直接模擬芯片企業的這種“內部消化”,正在進一步拉大歐美和亞洲之間在模擬芯片產業上的優勢差距。

三巨頭的守舊與拓新

為什么三巨頭想要突破增長瓶頸,就必須依靠巨額收購來實現呢?

這實際上要跟模擬芯片產業的特點有關。與數字芯片要求快速更新迭代(摩爾定律)不同,模擬芯片產品使用周期較長,價格相對較低,其使用時間通常在 10 年以上,產品價格也較低。尋求高可靠性與低失真低功耗,核心在于電路設計,模擬芯片設計工藝特別依賴人工經驗積累、研發周期長。

一旦某家企業在某類模擬芯片上建立其研發優勢,那么其他競爭對手就很難在短時間內模仿或者超過,同時也因為下游客戶對模擬芯片超高穩定性要求,一旦某些廠商建立其產品優勢,其他競爭者也難以撼動其供應市場。所以,模擬芯片的產品與行業特點導致模擬芯片廠商存在寡頭競爭特點。

德州儀器、亞德諾、意法半導體、英飛凌、恩智浦都是長期穩居全球 TOP10 的模擬芯片巨頭,并且近幾年,集中度還在進一步上升。近日,亞德諾高價完成美信的收購,甚至于有機會挑戰第一名德州儀器的位置,而英飛凌對賽普拉斯的收購,也能讓其排名大幅上升。

從產品線來看,三巨頭都是老牌的 IDM 制造商,都擁有非常齊全的產品線,并且更加注重產品線工藝的穩步改進。

當然,恩智浦也想過拓展其他業務。2007 年,恩智浦曾收購 SiliconLabs 蜂窩通信業務,發力移動業務市場,以及數字電視、機頂盒等家庭應用半導體市場,但短暫的出圈嘗試不夠成功。

因此,2007 年起恩智浦很快將無線電話 SoC 業務、無線業務和家庭業務部門予以出售或剝離,并重新集中到飛利浦時代就確立的優勢領域——汽車電子和安全識別業務。2009 年,恩智浦開始主要發力 HPMS(高性能混合信號)產品,到 2019 年,包括汽車電子、安全識別相關業務的 HPMS 部門的營收占比超過了 95%,產品線大幅度集中。

另外,恩智浦一直在大力推廣以 UWB、NFC 等為代表的射頻芯片業務。去年收購 Marvell 的無線連接業務正是致力于這一方向的表現。

英飛凌更重視其王牌業務板塊——功率半導體產品。2016 年,英飛凌嘗試收購從美國 Cree 手中收購其 Wolfspeed Power &RF 部門(不過被美國 CFIUS 否決),其目的也是為了集中資源,加強其功率半導體業務。英飛凌擁有汽車電子、工業功率控制、電源管理及多元化市場、智能卡與安全等四大事業部。

(意法半導體 2017Q2~2018Q2 三大業務線營收及營業利潤率)

相對于英飛凌和恩智浦,意法半導體在傳感器業務上更加突出,特別是其 MEMS 技術,競爭力很強,也正是依托該優勢技術,使得該公司在消費類電子、汽車,以及工業傳感器應用方面都有較強的競爭力。另外,意外半導體在汽車和分立器件、模擬器件以及微控制器和數字 IC 產品都有相當比例的市場表現。

早在十年以前,歐洲半導體產業就做出了自己的選擇,那就是不在移動終端及 PC 市場尋求突破,而是專注于車用半導體和工業半導體兩個細分市場。這一選擇既有延續傳統優勢的考慮,又有對電動汽車及物聯網這些新興市場趨勢的判斷。

歐洲國家本身有良好的汽車工業和制造業基礎,而歐洲半導體三巨頭又在車用和工業半導體領域深耕多年,具備完整的設計、制造和封測的 IDM 體系,使得競爭對手短期內難以超越,這也是三巨頭能夠“守舊”的底氣。

隨著 PC 市場和移動終端市場紅利期的結束,緊隨 5G 網絡普及而來的正是萬物互聯的物聯網時代,智能電動汽車、無人駕駛、車聯網、物聯網等全新紅利市場的到來,讓歐洲半導體產業迎來新一輪增長周期。這是三巨頭能夠“拓新”的機遇。

從“守舊”中“拓新”,正是歐洲半導體產業能夠繼續贏得未來市場的不二法門。

三巨頭的“中國紅利”

由于歐洲半導體產業一直以來,無論是排名還是營收,其相對于美國和亞洲廠商來說,波動都非常小,但是未來又有一個穩定的增長預期。因此即便是三巨頭如此大的體量,也成為美國半導體巨頭試圖并購的目標。

2016 年,美國高通嘗試以 380 億美元收購恩智浦,成為當年金額最高的收購計劃。當時恩智浦表示出濃厚的興趣,但大幅提高了報價至 440 億美元。高通同意了這一價格,并且收購案先后獲得了美國、歐盟、韓國、日本、俄羅斯等全球八個主要監管部門同意。但在中國監管部門的反壟斷審核期內,高通在其收購期內宣布放棄這些收購計劃,并為此向恩智浦支付了 20 億美元的“分手費”。

高通大力收購恩智浦的原因不難理解,那就是在 5G 發展可能受阻的情況下,獲得恩智浦在汽車、物聯網、網絡融合、安全系統等領域的半導體技術優勢,從而實現業務的互補和企業規模的飛躍。

不過,這場收購案中,有一個關鍵環節就是中國的反壟斷審查。而事實上,無論恩智浦還是高通,中國都是最大的銷售市場。假如兩家強行完成并購,在未來仍有可能面臨著我國的反壟斷調查、限制甚至是處罰。

同樣,對于恩智浦、英飛凌和意法半導體來說,中國既是三家最主要的銷售市場,同時也是三巨頭耕耘多年的新紅利市場。

比如,恩智浦的眾多業務早已在中國扎根。2019 年匯頂科技以 1.65 億美元收購 NXP 的音頻應用解決方案業務(VAS),VAS 可廣泛應用智能手機、智能穿戴、IoT 等領域。更早之前的 2015 年,建廣資產與恩智浦宣布成立合資公司瑞能半導體,隨后建廣資產又以 18 億美元巨資收購恩智浦的 RF Power 部門,成為中國資本首次對具有全球領先地位的國際資產、團隊、技術專利和研發能力進行的并購。

2017 年,由中資收購恩智浦標準產品業務而組建的安世半導體,已經在半導體細分市場上,取得二極管和晶體管排名第一, ESD 保護器件排名第二,小信號 MOSFET 排名第二,邏輯器件僅次于德州儀器,汽車功率 MOSFET 僅次于英飛凌的名次。

意法半導體也早已在中國耕耘多年,特別是其 STM32 系列 MCU,在中國有巨大的市場影響力。而英飛凌在與 1998 年已入華的賽普拉斯的整合之后,將獲得更大的中國市場,并且英飛凌本身的功率器件在中國的銷售也有巨大的增長空間。

在當下華為遭受美國在半導體方面的阻擊之時,華為與英飛凌、意法半導體的合作,對于雙方來說,都顯得非常重要。

在我們完整地回顧完歐洲半導體產業的前世今生之后,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穩”。

從歐洲半導體產業初興之時,在各國政府主導下,幾乎所有半導體產業都聚集在各國原本的工業巨頭之下,享受產業政策的呵護。即使在世紀之交,半導體產業從體量臃腫的母公司獨立出來,也仍然只誕生出三家身世優渥的半導體巨頭。

而三巨頭在發展過程中,其實又一次經歷了從臃腫到精簡,不斷剝離非核心業務的過程。而此后的并購也主要集中在三家重點發展的產業方向,或者優勢互補的產業方向上面。

這一切既源于歐洲大陸的傳統工業基礎優勢的延續,又源于歐美亞洲在半導體產業格局上面的復雜博弈。歐洲半導體產業在利用自身傳統產業優勢的同時,也其實限制了突破傳統桎梏的機會。不會像日韓、臺灣地區和中國這樣,利用人口紅利和后發優勢,最早從零開始,建立其各自的半導體特色優勢。

這也是《圣經》里說的“當上帝關了這扇門,一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門“的現實意義吧。下一篇,我們繼續歐洲半導體的回顧,探尋從荷蘭飛利浦誕生的一個制造業的奇跡——荷蘭光刻機公司 ASML。

『本文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