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114ic電子網!登錄免費注冊 加為收藏

“算力網絡”,能否撐起中國移動的未來?

日期:2021/11/25 12:03:54
摘要:為實現“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中國”的十四五規劃目標,產業數字化轉型勢在必行,由此在To B領域推動數字化轉型成為市場參與方爭相角逐的焦點,一系列以數字化轉型為主題的企業峰會在2021年下半年密集開幕。

為實現“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中國”的十四五規劃目標,產業數字化轉型勢在必行,由此在To B領域推動數字化轉型成為市場參與方爭相角逐的焦點,一系列以數字化轉型為主題的企業峰會在2021年下半年密集開幕。

9月,技術廠商華為召開全聯接大會,喊出“深耕數字化”的口號;10月,互聯網企業阿里巴巴的云棲大會,專設了“新技術驅動數字化”的技術主論壇;11月1日,中國移動在廣州啟動以“數即萬物,智算未來”為主題全球合作伙伴大會;3日,騰訊主辦的數字生態大會在武漢召開,探討數實融合新趨勢與新機遇;11日,中國電信以“云網融合數智相生”為主題的天翼智能生態博覽會在廣州又接踵登場。

這些數字峰會密集舉辦的大背景,是我國在全社會開展的數字化轉型正在從嘗試階段逐步進入大規模擴展階段,IDC預測,2022年超過50%的中國經濟將建立在數字化的基礎上或受到數字化的影響;因此,為了抓住數字化轉型帶來的市場機會,以華為、騰訊、阿里巴巴、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為代表的數字經濟主力軍,也需要通過峰會向客戶和產業鏈伙伴展示自己在數字化轉型上的戰略構想和競爭實力。

橫向比較來看,面向To B市場的數字化轉型,各家企業由于自身定位和先天優勢的不同,所選擇的競爭策略也存在著差異。

(一)

華為的“深耕數字化”戰略,包括場景深耕、模式深耕和伙伴深耕,通過將數字技術“扎根”于企業特定場景,以“咨詢+集成+輔助運營”的合作模式,做到懂客戶所需、踐客戶所想,最終達成客戶所望。這其實是華為在通信市場服務運營商大客戶成功經驗的延伸,其數字技術或許并不占優,但通過不惜人力的場景扎根和貼身服務,做到隨叫隨到、隨到隨改,仍能實現客戶滿意并贏得口碑。

這種業務模式的問題在于成本難以控制,所以華為在數字化轉型領域的目標客戶通常以大體量、重資產的支柱型企業為主,這些大中型傳統企業業務流程復雜,實施周期長,但由于轉型訴求強,舍得花錢投入,因此華為把有限的服務優勢都集中在爭搶合同金額高的大項目上,當然也包括有財政支持的大型政府類項目。

在本次大會上,華為發布了覆蓋政府、能源、金融、交通、制造等五大行業的11個創新場景化解決方案,也是希望通過持續在這些支柱型行業中不斷累加場景、深耕場景,最終形成可以規模化復制的方案,增收的同時也進一步降低實施成本。

不同于華為的服務優勢,在國內公有云市場份額排名第一的阿里明顯以技術見長,所以其在云棲大會上一口氣發布了云芯片倚天710、云原生服務器磐久、第四代神龍架構、全新龍蜥操作系統、阿里靈杰等多款重磅產品,來呼應其“新技術驅動。

阿里巴巴從服務中小賣家的電子商務平臺起步,因此在數字化轉型領域的戰略目標非常明確,就是變阿里巴巴積累了20年的數字化、智能化能力為中小企業發展的能力。阿里巴巴本次在大會上發布的重磅產品,都是圍繞著打造以云為基礎的軟硬件技術體系的目標而自主研發的,其目的就是為了把云計算、互聯網、智能終端打包,降低中小企業客戶使用云計算的門檻。

同時阿里巴巴在內部組織上也做出了面向“云釘一體化”的戰略調整,以釘釘為抓手推廣更多的以云計算為基礎的企業級服務,在應用層上為阿里云的企業客戶提供數字化協作辦公能力以及阿里云的大數據分析和AI能力,推動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

另一家互聯網巨頭騰訊也有很強的技術儲備和能力,已經構建了以人工智能、大數據和云計算為基礎的核心技術布局。因此,騰訊在數字生態大會上以“數實融合”為推手,推動前沿數字技術與產業落地融合,為產業升級提供好用、易用的工具。

當然,騰訊的最大優勢還是其服務10億級用戶的消費互聯網經驗和數據。通過公眾號、小程序、微信支付、騰訊會議等工具平臺,騰訊能夠為行業用戶與終端用戶之間架起更深入的數字連接,既可以通過引流和轉化提升營銷效率,還可以幫助行業用戶提升產品能力,優化用戶體驗。

因此,離終端用戶更近的騰訊在政務、金融、交通、醫療、游戲、文旅、教育等行業更受歡迎,騰訊也將自身定位為為這些行業提供“最有效的數字接口和最完備的數字工具箱“,為行業打造用戶引擎,助力企事業單位更好地服務于用戶,激活自身增長。

當前,我國的政企數字化轉型全面進入云時代,云計算成為數字化轉型的基礎和樞紐。在國際數據公司(IDC)最新發布的報告中,阿里、騰訊和華為在中國公有云IaaS+PaaS市場牢牢地占據著前三的位置,共同占據了六成的市場份額。

從這三家的數字峰會上透露的戰略構想來看,作為頭部廠商,阿里、騰訊和華為都在持續加強自研能力、大數據分析與數據管理能力,升級AI技術,拓展SaaS合作生態,以進一步提升競爭力,在數字化轉型市場競爭中占據制高點。

(二)

與華為的服務優勢、阿里和騰訊的技術優勢及用戶基礎優勢不同,通信運營商中國移動的優勢在“連接”,企業信息的傳輸、數據的存調,都離不開通信網絡的無限連接。因此,為了“聚焦數智化轉型”,中國移動在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上宣布將系統構建以5G、算力網絡、智慧中臺為重點的新型信息基礎設施,形成“連接+算力+能力”的新型信息服務體系,支撐數字經濟不斷做強做優做大。

“算力網絡”是中國移動在此次大會上提出的全新理念,并視其為“中國移動轉型發展的重要助推器”和“中國移動筑牢‘力量大廈’發展戰略的‘新臺基’”。簡單理解的話,算力網絡就是將數據傳輸網絡與承載數據處理能力的數據中心(IDC)和移動云進行深度融合,在其上疊加包羅萬象的新技術應用能力,以一體化的方式對外輸出“算力”,用于解決包括家庭場景、行業場景和社會場景的多樣化需求。

中國信通院在《中國算力發展指數白皮書》中將算力分為基礎通用算力、人工智能算力和超算算力三種規模,其技術門檻和價值依次從低到高排列,在商業領域應用最廣的是前兩者。具體來看,基礎通用算力主要是基于CPU芯片的服務器所提供的計算能力,其模式主要是數據中心和云計算;人工智能算力是基于GPU、FGPA、ASIC等芯片的加速計算平臺提供人工智能訓練和推理的計算能力,其模式主要是面向AI的智能計算中心。

為了構建泛在融合的算力網絡,使算力成為像水、電一樣,可以“一點接入、即取即用”的社會級、通用化服務,中國移動提出要在基于X86和ARM架構的基礎通用算力上打造“資源產品能力領先”優勢。 由于X86和ARM架構服務器技術高度成熟,圍繞著基礎通用算力的競爭主要以堆疊服務器硬件建設大規模數據中心(IDC)為形式展開。截至到2020年底,中國移動的服務器可用機架數達到了36萬架,但其競爭對手中國電信有43萬架,中國聯通也有31萬架,從資源規模的角度看,中國移動在三大通信運營商中的優勢也并不明顯。

同時,作為算力需求大戶的互聯網公司也在大力投入自建數據中心,阿里云已建成5大超級數據中心,未來還將在全國建立10座以上的超級數據中心;騰訊在2020年宣布成為中國首家服務器總量超過百萬的公司,其部署服務器機架也已超過10萬架。

為了降低成本和提升性能,阿里和騰訊的數據中心越來越多地采用自研技術和產品,包括阿里在本次云棲大會上推出的自研CPU芯片倚天 710,采用5nm工藝,性能超過業界標桿20%,能效比提升 50%以上;而中國移動的數據中心所需服務器主要從浪潮、華為、新華三和聯想等服務器廠家采購,不僅成本難以控制,技術性能亦為業內平均水平。

從資金投入上來看,號稱財大氣粗的中國移動也并不占優,雖然其每年的固定資本支出在1800億左右,但用于云和數據中心的投入卻不足200億;其最近公布的A股招股書透露在1569億的主營業務項目投入中,其中計劃用于云資源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的投資額僅為161億元。而阿里和騰訊除了租用中國移動等運營商的數據中心外,在2020年4月阿里還宣布未來三年將再投2000億元用于面向未來的數據中心建設;騰訊則相繼宣布未來五年投入5000億,用于新基建的進一步布局。

因此,在基礎通用算力的競爭中,中國移動的基礎設施資源并沒有形成規模優勢,在中國公有云IaaS市場排名中,中國移動還處在落后位置,與排名前五的阿里、華為、騰訊、中國電信和AWS還存在著較大差距。 為了縮小規模差距,中國移動提出了要持續完善“4+3+X”數據中心布局、完成”N+31+X”移動云布局、打造資源產品能力領先優勢的目標。但與阿里、騰訊等互聯網公司“貼近業務”的數據中心建設思路不同,以中國移動為代表的三大通信運營商的數據中心除小部分自用外,大部分主要用于對外出租的能力輸出,因此往往秉持著超前建設的“基建思維”,習慣通過高舉高打地大投入在短期內完成建設任務。

但這些建成的數據中心能不能及時在To B市場找到需求,帶來收益,則很難用KPI來約束;同時由于數據中心能耗巨大,建成后不能盡快上業務又非常容易造成資源浪費。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透露:由于我國大量的數據中心定位不明確,數據中心在建成一年后的上電率仍未超過40%。

因此,在追加投入加快數據中心建設以形成規模優勢的同時,如何盡快拉動業務應用以避免資源浪費,將是中國移動在基礎通用算力競爭中必須解決的問題。

基礎通用算力之外,中國移動也提出了進一步豐富基于GPU、ASIC等芯片的人工智能算力的目標,以滿足工業AI、數字孿生、工業機器人等多樣化應用對于不同類型算力的需求。

智能計算中心是人工智能算力建設的重要發展方向,需要具備訓練復雜先進模型和處理海量數據能力,投資較大且對技術能力要求高,目前在我國主要由阿里、騰訊、華為、商湯、曠視和科大訊飛等技術創新企業主導,面向商業市場,提供商業算力服務,同時將企業自身的人工智能應用能力溢出提供人工智能云服務。

與這些技術創新企業相比,中國移動推動智能計算中心建設的主要挑戰在于專業技術人才的缺乏。智能計算中心通常包括硬件基礎設施和軟件基礎設施兩大部分,構成硬件基礎設施的網絡互聯子系統、AI計算子系統和存儲子系統還可以通過自第三方采購的方式進行搭建;但包括芯片使能軟件、AI開發框架在內的基礎軟件和包括模型開發、預置算法、數據標注、AI訓練等在內的使能軟件等軟件基礎設施建設,則需要龐大的IT軟件開發人才、人工智能技術研發專家,及具備行業經驗的復合型團隊。

作為傳統的通信運營企業,中國移動現有的技術人才以CT通信專業為主,雖然面向ICT轉型近些年增加了IT專業的人才吸納,但要打造智能計算中心必然需要更為高端的人工智能技術專家。然而,與用人機制靈活、薪酬體系豐富的技術創新企業相比,央企體制的中國移動在高端人才競爭中明顯處于劣勢。從財報披露數據來看,騰訊公司2020年員工平均薪酬為81萬元人民幣,而中國移動2020年的員工平均薪酬僅為21萬元人民幣,公司高管董事長楊杰和總經理董昕包括薪金、津貼和花紅在內的年收入也才83萬元人民幣。

在人工智能人才短缺的大背景下,技術創新公司和互聯網公司可以通過高工資和股票期權等多種激勵措施吸引到業內的高端人才,所以中國移動打造人工智能算力的目標難免要面臨技術積累不夠和人才供給不足的挑戰和困難。

(三)

中國移動將“算力網絡”定位為“信息科技創新的新賽道”和“行業發展的新引擎”,但同為通信運營商的中國電信卻明顯不認同。

在天翼智能生態高峰論壇的主旨演講中,中國電信董事長柯瑞文公開表示:“算力網絡是一種架構在IP網之上、以算力資源調度和服務為特征的新型網絡技術或網絡形態”而已,中國電信首推并力主的“云網融合”側重了網絡、算力和存儲三大資源的融合,具有更大的內涵和范疇;云網一體才能讓云和網發生化學反應,實現技術底座、運營管理和供給方式的三統一,從而形成真正的數字化平臺,實現各種能力服務化。

強調“云為核心”的發展策略,與中國電信在公有云市場上的既有表現相關。傳統經營固網通信和寬帶業務的中國電信與To B市場上的政企客戶的連接比優勢在移動通信市場的中國移動更為密切,因此其公有云業務發展有著良好的“上網之后再上云“的客戶基礎,目前中國電信IDC規模在中國居于首位,IaaS份額在全球運營商中居于首位,公有云客戶數居國內第二。所以,中國電信比中國移動更有信心借助網絡連接的優勢和阿里、華為、騰訊等頭部企業在To B市場上展開“云”的競爭。

從2020年收入結構上來看,中國移動的固網服務收入占比僅30%,而中國電信的固網服務收入占比近半壁江山;因此中國移動的人員配比和市場重心還是更偏重移動通信業務和To C市場,反而是中國電信傳統上將固網和To B業務作為與中國移動展開競爭的差異化優勢,更容易和愿意適應To B市場的新需求做出調整和變化。

正是為了更好適應客戶在信息化需求內涵、外延和供給方式上的變化,中國電信率先效仿華為等技術公司的組織架構,成立了多個行業事業部(BG),聚焦智慧城市、數字政府、工業制造、物流、金融、教育、醫療等重點行業,探索跨界混營新合作,建立數字化供給和交付體系并打造專業化服務和運營能力。

同時,在高峰論壇上,中國電信總經理李正茂還發布了科技創新行動規劃,以將中國電信打造成科技領軍企業為目標,設定了研發經費投入強度提升到4%以上、研發人員占比超過15%、關鍵系統和關鍵平臺的自研率超過50%、科技創新對收入增長的貢獻超過70%、網絡自動駕駛能力全面達到L4、云網關鍵領域的國際標準進入全球運營商前三等具體KPI指標,驅動公司開展科技創新。

特別在與華為、阿里、騰訊等頭部公司差距較大的人才儲備上,中國電信也有針對性地提出了打造四支研發隊伍、量質并重培養科技人才的計劃,包括成立科技人才工作領導小組、引進和培養頂尖的戰略科學家、建設科技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培養具有創新能力的卓越工程師、加速優秀青年科技人才成長等舉措。如能切實落實并發揮實效,中國電信在人才梯隊培養上的短板或將得以改善,這將有效提升其與頭部科技公司競爭的實力。 因此,中國電信依托現有的“云優勢”和“網基礎”布局To B業務發展,并有針對性地補人才短板的規劃,相對于中國移動“算力網絡”的愿景顯得更為務實,更為外界所看好。

『本文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